关于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无人机飞行负载调控实训设备采购(重新招标)的答疑通知


 

各投标人:

关于《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无人机飞行负载调控实训设备采购(重新招标)》招标项目(招标编号:SZPT2019-128-1),在招标文件发售期间,收到潜在供应商质疑,现根据采购人回复答疑如下:

质疑一:在需求明细第二项(无人机交通巡检课程培训服务)中:

 8、成功毕业的学员,获得由航空协会与教育协会共同认证颁发的《UTC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操作手合格证》;

9教学团队不少于5名,并持有由航空协会与教育协会共同认证颁发的《UTC教员证》,且提供近三个月的社保缴纳记录;

10项目经理参与过无人机行业作业规范的制定且有教材开发和培训经验。

质疑如下:

众所周知,无人机相关的资格证书,国内最官方和最权威的只有民航总局委托AOPA协会颁发的证书,适用于全面的无人机操作,各地政府和学校招标无人机服务基本考量的都是这个证书的资格;而大疆公司的UTC证书,同其他部分无人机公司联合一些协会做的证书性质相同,属于公司自行做的培训资格证,不具有权威性和公信力,培训的内容也不是全面的无人机操作,偏重自己公司的飞机和拍照领域。

     既然项目为无人机交通巡检课程,未来需要需要学生掌握全面的无人机操作技巧,了解更多造型和品牌的无人机,那么:

1 为何要求学员获得由航空协会与教育协会共同认证颁发的《UTC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操作手合格证》,而不是国内唯一公认的AOPA证书?

2 教员团队为什么指明持有某些协会和企业自行的UTC教员证,而不是行业公认最有价值的民航总局和AOPA协会的教员证书?

3 无人机行业应用区别非常大,原评分体系一方面要求教员有偏重于拍照的UTC证书,一方面又要教员有电力行业经验,那么这里的项目经理是不是应该必须有交通行业教材开发和培训经验?不然写过电力应用的书,如何能教交通行业的学生?风马牛不相及。

所以,有最为官方和更合适更高价值证书不用而使用某企业的,我司和其他投标人有理由质疑本项目为某家只有UTC资格而无民航要求证书资格的公司倾斜。

回复:本项目所采购的设备是可以对其负载进行调控的无人机飞行系统,侧重将其用于交通巡检行业,所以采购方更加关注该设备的行业应用而非简单的操控飞行。至于UTC证书,是由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通用航空委员会和中国成人教育协会航空服务教育培训专业委员会联合颁发的,而非大疆公司自行做的培训合格证,UTC证书并不仅仅局限于“无人机操作”,更“偏重”交通、电力等行业的巡检应用“领域”。另外,采购方对质疑人多处提及的由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颁发的AOPA证书,是“国内唯一公认”、或者“是行业公认最有价值”、或者“是中国民航局唯一认可”的观点澄清如下,自2018831日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发布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以来,仅仅训练“无人机操作”能力的AOPA证书已经不再受民航局的委托而颁发。

 

质疑二:在技术标准表第三项功能演示及技术培训讲解中:

2)现场讲解演示课程教学方案,包含无人机教育平台课程包、无人机SDK开发课程包、无人机巡检技术课程包3项内容;

3)具备专业培训师团队并能够提供专业培训,有自主研发的公开发行的无人机相关培训教材(现场展示培训资质和教材);

质疑如下:

本项目既然是针对交通专业以及给交通专业学生授课,那么要求中标人应该有交通领域的授课和服务能力,所以教学方案和教材应该同交通行业相关才更为合适。不然投标人虽然有教材,但若是电力行业的?军警行业的?农业喷药的?地理测绘的?同本项目也无任何关系,完全也不适合本项目。

   所以,为本项目的合适性考量,我司及相关投标人认为本部分内容如果要作为考核点,应该限定于交通领域范围的教材和课程,否者有为不合适本项目公司考量的倾向。

回复:首先,需要演示的课程教学方案并非如质疑函所述与交通行业不相关。无人机教育平台课程包针对具备在线答题和得分展示功能的在线课程平台,不需要行业领域限定范围;无人机SDK开发课程包针对无人机的软件开发,不需要行业领域限定范围;无人机巡检技术课程包可用于针对交通、电力等行业的无人机巡检,有行业领域限定范围并与交通行业相关。其次,本项目虽针对交通专业学生,但并不意味着中标人要直接“给交通专业学生授课”,否则仅仅学生作为学员按招标文件可取得证书的成本费用在本项目保质期内就会超过本项目的总预算。实际上,中标人的专业培训师团队授课的对象是采购方的教师团队成员,所以招标文件在此仅要求培训教材与无人机相关即可,而今后可直接用于交通专业学生教育的教材和课程方案则都将由接受过中标人培训并拥有证书资质的采购方教师团队根据教学实际情况自行开发或制作。

 

质疑三:在商务评分标准第五项服务团队要求中,项目管理团队稳定,项目经理是投标人的固定员工(提供投标截止前三个月社保证明),参与过电力行业无人机巡检相关培训标准制定及课程开发得5 分,无的0分;

授课师资具备丰富的授课经验和较好的资质:推荐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且有电力行业无人机巡检授课经验老师,每提供一位老师得1 分,满分5 分。(需提供资质证明及检授课经验证明,否则不得分)

质疑如下:本项目应该是给学校交通专业学生使用,包括采购的设备和招标的需求都有所体现。但本处要求项目经理是参加过电力行业课程制定的,以及授课师资也是电力行业无人机巡检的老师,为何所对口的交通领域的课程或应用就不行?城市管理无人机巡检的课程或老师不行?我司及其他相关投标人有理由质疑这个为交通专业服务的项目,却为某个电力巡线无人机公司制定?

     同时根据类似招标项目,基本都是要求项目经理/团队或者授课老师必须是专业人员,都体现在必须是中国民航总局唯一认可的AOPA证书持有者且是教员级别,才有足够的能力和经验为学生授课,这里的评分体系却是忽略了这些常规要求。

回复:

①关于评分标准调整如下:

项目管理团队稳定,项目经理是投标人的固定员工(提供投标截止前三个月社保证明),参与过交通、电力等行业的无人机巡检相关培训标准制定及课程开发得5 分,无的0分;

授课师资具备丰富的授课经验和较好的资质:

推荐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且有交通、电力等行业的无人机巡检授课经验老师,每提供一位老师得1 分,满分5 分。(需提供资质证明及检授课经验证明,否则不得分)

②自2018831日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发布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以来,AOPA证书已经不再受民航局的委托而颁发,因此AOPA证书是“中国民航局唯一认可”的观点是值得商榷的。同时,取得AOPA证书只能说明其持有者具备一定的无人机操作能力,但并不能说明其持有者具备利用无人机开展行业巡检等任务的业务能力,而后一种能力才是本项目的采购方更为看重的。

                                深圳市裕明财务咨询有限公司

二○一九年十一月八日

 

关闭窗口

深圳市裕明财务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建议IE4.0以上浏览器800×600